旺财体育讯:难言满意,这四个字或许最能概括建业和一方赛后两边球迷的心情,不同的地方在于建业球迷不满意的是比赛的结果,而一方球迷更多不满意的是球队在比赛中展现出的状态。此役的一波三折让双方都很难尽兴地走出航海体育场,就连那些本是被自己的伴侣拖来看球的观众,都不免直呼遗憾,赛后的主队看台上几乎到处洋溢着“就差几分钟”的感慨……建业和一方的比赛吸引到了相当多关注的目光,航海体育场的摄影记者头一次要这么急急忙忙地抢占地盘,或许这其中的确有不少人是想看看建业能真的换个活法,但大部分人更关心的无疑是大连新头牌哈姆西克的表现。走在队伍中,哈姆西克那一头颇有个性的莫西干发型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看台上资深的老球迷纷纷给自己身边的同伴讲解斯诺伐克人的来历,站在队伍末位象征核心位置的卡拉斯科则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有这样的国际巨星加盟,加上球队引入的其他几名重磅级本土球员,远征而来的大连球迷也多了几份底气,尽管航海体育场现场的主持人不停尝试想要调动主队球迷的气氛,但几个看台主队球迷一起造成的声浪也始终没能压过大连远征军的呐喊。兴头之上,前排几个原本身穿黑衫的球迷领袖甚至脱去了自己的衣服,领着其余的球迷又蹦又跳共同为大连队加油。大连球员显然也受到了这些球迷的鼓舞,他们开场很快反客为主,不断控制球权形成围攻之势。建业的中场很难控制下球权,即使队长伊沃频繁回撤协助队友出球,也无法扭转整个战局。在一方球员频繁上抢的干扰下,建业中场球员技术能力不足的缺点不断暴露,司职右边中前卫的钟晋宝更是连续三次丢失球权,看到本队球员如此糟糕的表现,有些心急的建业球迷甚至在比赛开始不到十分钟时就开始呼吁将钟晋宝换下。建业开场阶段暴露了自己传接球方面的短板,尤其是中前卫与前提的边翼卫之间,不是距离太近倒不出球,就是距离太远不敢轻易横传。比赛打了大概有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建业新援多拉多都没怎么碰到过球,王宝山这样的进攻设计无疑有些失败。层层传递的打法并不适合建业,建业还是应该把比赛模式尤其是阵地战进攻模式变得更加简单。上半场二十分钟之后,建业明显减少了进攻的传递次数,第23分钟和第36分钟,建业后卫两次后场长传直接联系锋线,一方球员压上过深的问题暴露无遗,移动能力偏弱的杨善平在身位不占优势的情况下被迫出脚连续放倒多拉多和巴索戈累计两张黄牌被罚下场。多拉多虽然在右边路展现了一次脚下盘带的功底,但他对建业进攻最大的帮助无疑还是来自于自己的支点作用。包括多拉多打入的进球也正是通过他的争顶造成了一方禁区内的混乱。而在随后那次颇具争议的被秦升放倒的犯规中,多拉多也是因为在卡身位时占据了明显优势才得到了向前带球的机会。对于球队后场连续暴露的空当,一方球迷颇为不满,但这实质上并不是杨善平自己的问题,你很难指望杨善平这样高大笨重的后卫能在这些回追球中始终不犯错,他的脚下步频较之建业前场的两名外援本就有先天的差距。最为明显的对比在于,在少打一人的情况下,崔康熙没有换人,而是让出脚更快的秦升回到中后卫的位置,下半场巴索戈有过多次大空当一对一突破秦升的机会,均被后者一一化解。一方的阵型压得非常靠前,进攻的效率并没有很高。新买来的外援博阿滕速度奇快,但他更习惯拉到边路活动,而在边路,一方还有下底能力同样不俗的卡拉斯科和赵明剑,但即使这些球员能够送上漂亮的传中,一方也始终没有办法给建业人高马大的三中卫制造威胁。目睹球队乏味的表现,一方的球迷也没有了开赛前的兴奋劲,原先那几个脱掉上衣的球迷又把衣服穿了回来,也不知道是冬末郑州的天气过于寒冷还是球队的表现浇灭了他们的热情。哈姆西克踢得非常努力,他每一脚面对逼抢下的转移球都能赢得现场球迷的喝彩,但斯洛伐克人更习惯在较为靠后的位置梳理球权,即使他把球交到了其他队友的脚下,别的球员也很难完全突破建业的防守。同时,哈姆西克和卡拉斯科两名超级外援之间还没有建立起较好的联系,尤其是哈姆西克第30分钟那次高难度的背转身射门,其实是完全可以传给左侧无人看守的卡拉斯科的。杨善平的红牌并没有改变场上的局势,真正让形势发生巨变的反倒是多拉多的下场。替补登场的杜长杰完全没有多拉多的支点作用,虽然他有过几次磕磕盼盼的带球突破,包括几次在底线附近制造了角球的机会,但在建业主动退防的下半时,杜长杰和巴索戈之间并没有在反击中制造足够的威胁。这其中建业有过多次后场的长传解围,如果多拉多在场,他可以扛住中后卫争顶,杜长杰则没有这个能力,当然杜长杰也非常想证明自己,但他却为自己经验和能力上的不足付出了代价。第91分钟,建业禁区左侧四人防守化解了一方的攻势,杜长杰得球后想要自己带球向前突破,但他却被追防到位的朱挺卡住身位断下皮球,随后朱挺直接传中,皮球反弹后来到卡拉斯科脚下,后者打入绝杀进球。目睹球队在伤停补时被对手绝平,建业的外援巴索戈直接瘫倒在了球场上,队长伊沃好不容易上前将其劝起,巴索戈却非常不认账地挥舞手臂,质问队友为何不直接大脚解围。当然就像杨善平不该承担自己红牌的所有责任一样,杜长杰也不应当成为建业的背锅侠。在大部分时间多打一人的情况下,建业却始终没有控制住场面的主动,而是完全退防回半场,放任一方肆意传导。在反击阶段,建业的传球非常盲目且拖沓,多次浪费单挑良机的巴索戈在赛后被评选为了比赛的最佳球员,但当主持人宣布这一决定时,现场的多位球迷却几乎同时发出了质疑。足球比赛有时候是势头的争夺,当一支球队被不断压制且无法有效制造反击的情况下,另一支球队的进球就有可能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产生。无所顾忌的大连一方连续换上进攻手,边路的朱挺和中路争顶的艾力士弥补了一方上半场禁区内缺乏支点的问题,建业下半场门前几度风声鹤唳,目睹这一切的球迷们既质疑教练为何不尽快做出调整,也为球队的防守捏了把汗,当最终卡拉斯科的进球发生时,现场在几秒钟的短暂沉默后,很快有人发出了类似“就知道会这样的”的感慨。大连一方踢得算不上多么出色,哈姆西克、卡拉斯科之间没有产生化学反应,前场的支点缺失也让他们在艾力士上场之前几乎一直在做无用功。但建业的表现同样不怎么样,多拉多的受伤是客观因素,但在长时间多打一人的情况下,建业完全没有体现出优势,拱手让出控球权的同时反击也不够犀利,换人调整也来的过于延时,最后被逼平并不意外。赛后在点评球队的表现时,王宝山也提到了球队过于保守的问题,但足球不会给你后悔的机会,建业只能在以后的比赛中展现不一样的东西。对于建业来说更为困难的不是本场丢掉三分,而是多拉多因为意外受伤将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缺席比赛,在与一方的比赛中,多拉多展现了自己的支点能力和脚下技术,这对建业比较依赖外援之间相互配合的进攻模式意义重大,未来的比赛中,巴索戈的同乡奥德汗扎必须填补上多拉多的作用。一方虽然同样表现不佳,但好在还是凭借卡拉斯科的个人能力客场带走了分数,这也给了崔康熙更多的时间对球队的整体打法进行调整。一方的阵型如果还是使用如今的这套人员配置,一是阵地战缺乏支点难以完全从边路打开缺口,二是两个中后卫的特点有些类似,彼此之间的保护做得不是很好。所以崔康熙有必要对这两方面做出调整,比如让艾力士或者穆谢奎获得更多的出场时间,让秦升去搭档杨善平或者李建滨打双中卫。除了这些东西以外,崔康熙还要尽快激活哈姆西克的状态,让全队适应哈姆西克与盖坦之间的差异,只有哈姆西克这个点爆发出全部的能量,一方的攻防整体才能被彻底带动起来。文
| 朱建洲

图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