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旺财体育讯:“输掉决赛真的让人难受。”去年夏天,克洛普在LFCTV的一期纪录片中承认。“但通往基辅之路很特别,我享受每一秒钟。我感觉我们变得比过去更团结了,信念足以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地闯入欧冠决赛。”事实的确如此。在2017-18欧冠联赛中,从小组赛到决赛,利物浦球迷始终和球员们团结一心。另外,克洛普认为在基辅进行的决赛是起点而非终点,因为这支利物浦队还有巨大的上升空间。当利物浦在欧冠决赛中不敌皇家马德里后,到现场观战的数千名红军球迷又有哪些感受?他们是否会对球队的未来失去信心?“在去年夏天,很多人的想法是:‘球队能不能重振旗鼓,下赛季再次向欧冠冠军发起冲击?’”BOSS
Night音乐家基利安-莫利纽伦斯(Kieran
Molyneux)回忆说,“不过随着球队在新赛季连战连捷,登顶联赛积分榜,我们都意识到了这支球队有多么出色,以及球迷们的能量。”BOSS
Night是一支利物浦球迷乐队,在上赛季,BOSS Night以及杰米-韦伯斯特(Jamie
Webster)等其他音乐人为球队创作的助威歌曲广受欢迎,例如《埃及王》(Egyptian
King)、《Allez, Allez,
Allez》,也为利物浦球迷文化注入了新的活力。本赛季,除了仍然火爆的萨拉赫之歌和《Allez,
Allez,
Allez》之外,音乐家们还创作了赞颂范戴克、菲尔米诺等球员的新歌。BOSS
Night也不仅仅在利物浦市内举办活动,还到迪拜、巴黎和都柏林表演音乐,甚至计划在赛季晚些时候推出一期儿童专场表演。“毫无疑问,(活动的)现场效果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BOSS
Night的组织者之一肖恩-奥东内尔(Shaun
O’Donnell)告诉我,“在巴黎,我们原以为场馆在活动开始几小时后才会满座,没想到不到40分钟,现场就挤满人了,还有人聚在场外观看。太疯狂了。”肖恩和好友丹尼尔-尼克尔森(Daniel
Nicolson)都有全职工作,但过去几年他俩通过组织活动,推动BOSS
Night变得越来越受欢迎。“我们组织这类活动已经有5年了。”肖恩解释说,“刚开始它们被称作‘周日集会’(Sunday
Session),原因是当时利物浦征战欧联杯,经常在周日踢比赛。我们希望吸引人们聚集到同一个地方,欣赏现场音乐表演。”“我记得第一场活动在一个小房间里进行,只有大约80人到场,都是熟人。从那以后,活动的观众人数迅速增长,还逐渐在社交媒体上传开了。这意味着除了硬核粉丝之外,我们也开始吸引主流人群的关注。”“利物浦球迷们都很清楚,只要齐心协力,我们就能创造非常特别的气氛。与四五年前相比,球队现在的成绩太棒了,所以大家也愿意集思广益创作新歌。在一段视频里,我看到非洲的孩子们齐唱萨拉赫之歌,这太酷了。”**他是我们的中后卫,我们的4号,我们看他防守,看他进球,看着他随心所欲地传球。他是范戴克,他是范戴克。***BOSS
Night音乐家基利安-莫利纽伦斯也有一份全职工作,不过与一年前相比,他的生活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利物浦的每场比赛前和赛后,这位26岁的小伙子都会在The
Sandon酒吧表演音乐,还随乐队到基辅、巴黎和都柏林做过表演。“很多人没有机会每周都到现场看比赛。”基利安说,“他们当中有人住在国外,有人也许无法承担购买比赛门票的经济成本,所以他们愿意看到像我或杰米(韦伯斯特)表演音乐,感受与其他球迷一起唱歌的氛围……某些时候,有人站出来请你唱歌,你也许并不认识他们,但你知道大家的想法都一样。”有趣的是当利物浦到其他城市踢比赛时,基利安和杰米经常在大巴上创作新歌。例如前不久,他俩就是在乘坐大巴前往另一支球队所在城市的途中,决定用《Dirty
Old
Town》的曲调为范戴克编了首歌。“当时杰米和一个叫卡恩斯(Kearnsy)的家伙也在,他俩在大巴后排想到了整首歌的结构。”基利安解释说,“起初我想到的歌词是,‘他是我们的中后卫,身高6英尺4英寸’,不过后来改成了‘他是我们的4号’。”“通过在社交媒体上的传播,这些歌很快就有了极高的传唱度。这些歌之所以能够成功,并不是我和杰米的功劳,只不过我俩知道大家都愿意听。”
***Kop们想让你知道,世界最佳的名字是博比-菲尔米诺。他是我们的9号,每次拿球就能进球,是的先生,把球传给博比吧,他会进球的。***某种程度而言,“菲尔米诺之歌”是真正意义上的全球作品:那首歌由一个23岁的德国人和伙伴们共同创作,灵感来自阿根廷歌曲,歌颂一位巴西前锋,诞生于塞尔维亚的首都。“博比(菲尔米诺)配得上拥有一首专属歌曲,克洛普在上赛季也这么说过,所以我们决定试着编一首。”利物浦球迷、歌曲创作者本-史蒂文森(Ben
Stevenson)说。去年11月份,史蒂文森到贝尔格莱德观看利物浦与贝尔格莱德红星的一场欧冠比赛,在听一首叫做《De
la Mano del
Muñeco》的河床球迷助威歌曲时大受启发。“河床球迷唱歌的那段视频在社交媒体上相当火爆,好几个朋友一直在唱,我突发奇想,想到了‘把球传给博比,然后他会进球’的歌词儿。朋友们觉得听上去不错,于是我们就找了一间酒吧,创作了完整歌曲。”“我们将几个单词从西班牙语换成了葡萄牙语,因为博比说葡萄牙语,我们觉得这会更合适……我们在从市中心开往球场的巴士上开始唱歌,一群年轻人拍了视频传到网上,就这样,那首歌很快就火了。”
***我们征服了整个欧洲,永远不会停下脚步,从巴黎到土耳其,我们战无不胜。佩斯利和香克利,安菲尔德路的球场,我们是忠实的支持者,我们来自利物浦,Allez,
Allez, Allez,Allez, Allez,
Allez****巧合的是就在那辆载着史蒂文森,开往贝尔格莱德红星主场球馆的巴士上,27岁的菲尔-霍华德(Phil
Howard)和他的朋友利姆-马龙(Liam Malone)共同写了另一首歌:《Allez, Allez,
Allez》。“我在推特上看过河床球迷唱那首歌,觉得我们也该有一首类似的歌曲。”菲尔回忆说。“起初我没多想,直到两周后在贝尔格莱德,本(史蒂文森)告诉我他为菲尔米诺写了首歌。你知道,菲尔米诺之歌很快就传开了……《Allez,
Allez,
Allez》现在更像是一首欧冠歌曲,因为歌词描写的是欧冠,并且上赛季我们打进了决赛。”菲尔说,“当你听到人们唱响它时,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这首歌呼吁球迷们团结一致地支持球队。”本-史蒂文森和菲尔并不以创作歌曲的功臣自居,但他俩相信,这些歌曲能够激励球员发挥最佳水平。“罗伯逊曾经对媒体透露,范戴克经常在更衣室唱属于他的那首歌,所以我们认为它真的能够给球员们打气,创造出有助于他们发挥水平的氛围。”本-史蒂文森说。“我记得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在利物浦的每场比赛前,Kop看台的球迷们都会为所有球员唱歌。这种传统似乎随着时间推移日渐衰落,不过到了今天,几乎每名利物浦首发球员都拥有一首专属歌曲,并且许多歌曲都很有创意。”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就像传统的回归——如果你是一名利物浦球迷,就算你只有20几岁,没有任何音乐背景,也可以尝试为这支球队写歌。“《Poor
Scouser
Tommy》可不是莫扎特写的。”基利安笑着说,“这就是身为一个球迷的美妙之处。你可能不懂音乐,不会唱歌,但你也有机会进行歌曲创作。只要某种声音在你的脑海里回荡,并且你足够热爱球队,那么你就可以试一试。我希望在未来,球场周围的每家酒吧都有一位年轻歌手,拿着吉他唱利物浦的歌。”本文的文字/图片来源:利物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