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RANK总裁鲍勃-阿鲁姆“友邦惊诧”,站队盛力世家,表示不会直接与邹市明合作,随即有媒体打出“卫冕战悬了”的标题。面对质疑,邹市明出示WBO卫冕战认证打脸,发律师函维权。打落牙齿的盛力世家在镜头前努力挤出笑脸,表示
“始终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保持沟通,会与邹市明和TOPRANK一起在三方合作的框架下进行协商,相信能够达成一个合理的方案。”

第一,随着商业价值越大,优秀运动员的议价能力将越高,传统分账模式将不断遭到挑战。这个阶段称为“零和博弈”,双方对现有商业价值进行重新划分,争夺必然惨烈。在这个阶段,真正的明星无疑将占据优势,打落牙齿和血吞的要么是商业价值低的拳手,要么就是经纪公司。

一言不合就撕逼,不能“有话好好说”?

图片 1

在这种共生关系下,拳手和经纪公司对于利益的分配、风险的承担、未来的市场收益,都有不同的理解,这些分歧成为矛盾导火索,从“相依相偎”到“相爱相杀”也不奇怪。

请允许笔者用《教父》的一句话作为结尾——“金钱会让人变得理性,非常理性。”

那么,未来搏击明星与经纪公司的关系又将会如何发展呢?

其一,搏击是个人运动,不是组队打怪。要么全得,要么全输,一把show
hand,谁都输不起,撕起来必须得全力以赴。

可惜乔律师专业不对口,玩不转搏击经纪,这次单飞并没有换来好的结果,一年后乔治抱怨自己投入六位数美金还没赚到钱,双方关系走到尽头。现在擂台上再看不到董建军的身影,然而他今年才29岁。

原因有三——

2012年3月,泰拳明星播求引发了史上最大一次合同纠纷。泰拳是最古老的运动,拳馆培养拳手作为投入,拳手打比赛跟拳馆分成作为回报,这种共生关系被默认为泰拳发展的基础。但当播求的国际比赛酬金达到150万泰铢后,情况开始改变了。

美国职业赛事建立在契约规则上,法律体系完善。所以美国职业体育经纪和明星间很少开新闻发布会互怼,就算是唐金拿泰森当傻子骗,那合同也是受法律保护的,泰森只得认倒霉。

盛华创始人邹国俊表示:“董建军作为一名运动员,家里也不富裕,其分辨能力和迫切希望出名赚钱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中国搏击市场刚刚起步,如果不遵守规矩、没有契约精神的话,那对于中国搏击市场的健康发展是有害无益的。”

言辞中的苦涩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得到。

6月11日,裘晓君在新浪微博上了发了一篇长文,又进一步解释了要从刘刚处离开的原因

2、为何这种情况会集中爆发?

第二,商业规则是一个双向学习的过程,撕逼无法带来双赢,相信随着商业体系的成熟,拳手和经纪公司之间会找到一个利益平衡点,建立中国人自己的搏击经纪规则体系,而不是简单套用国际体系,国际通用规则并非就是真理。

撕逼榜样No.1——播求

相比篮球足球转会的明码标价,搏击领域的“分手”从来都如此撕心裂肺。点解?

失败的例子——董建军

为何现在如此频繁爆出经纪纠纷?

1、为何搏击明星与经纪公司撕逼不断?

日前奥运冠军、职业拳击世界冠军邹市明脱离盛力世家,成立自己的推广公司,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瓜熟蒂落”。

解释了搏击经纪撕逼的原因,那么我们再来讨论第二个问题:

从邹市明的角度来说,刻苦练到吐,真刀真枪赢比赛,打人也是他,挨揍也是他,夺得金腰带后自然希望更多利益体现,毕竟年纪不小了。拳手可以不做,但生意得继续做,于是自己的推广公司应运而生。此前签订了3+3合同,但邹市明希望下半场换自己来坐庄也是可以理解的。一句“在商言商”,理直气壮的无可厚非。

而东方文化则截然不同。武术原是团结自卫、保家卫国的武器,传统的师徒结构中利益如何分配真没人考虑过,老话说的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而在搏击成为了一门生意之后,传统的师徒结构和利益关系也正向商业体系转变。商业价值越高,关系转变也越彻底,矛盾必然会爆发。

当下,人们对搏击经纪前所未有的关注,且普遍有三个问题:

专栏/ 沈 诚

邹市明赴美跟罗奇学习职业技巧,量身定制比赛,加上WBO一路绿灯的“主角光环”,这才完成从4回合菜鸟到世界冠军的蜕变。一句话总结概括即为:明星不仅是打出来的,更是靠资源和金钱砸出来的,经纪公司功不可没。

邹市明事件的是非对错无法评判,不是当事人根本无法了解详细法律条款,但其中的利益博弈是清晰可见的。“小孩子才分是非,成年人只分利弊。”
职业拳击,最重要的两个字不是拳击,而是职业。职业的本质是商业,你可以看到有人年过半百依旧不愿离开拳台,有人为胜利甚至操纵黑哨。但这就是商业,这就是生意。

其三,共生关系让利益分配难以界定。提到经纪人,大众会想到敲骨吸髓的唐金,依附拳手的吸血鬼。事实上,真正的经纪公司与拳手绝非依附关系,而是相互依存,缺一不可的共生关系。

首先是训练必须有团队,从技术教练到陪练者一个不能少。由于风格相克的存在,赛事配对非常讲技巧,必须考虑拳手技术和职业规划,平衡个人成长和商业胜率,更烧钱的是赛事落地推广和包装。

答:当商业价值足够大时,传统关系与利益纽带必然发生转变。

搏击明星需要 “训练—推广—赛事—包装”
的整体配合,周期长、风险高,绝非是一本《如来神掌》能解决的。

理性的人,从不撕逼。

为了脱离老东家波帕姆的控制,播求称伤躲回老家,接着一波“拳王被欠款300万,沦为赚钱奴隶”的舆论掀起,新闻爆炒下播求开办自己的拳馆,并违约参加THAIFIGHT赛事。波帕姆向播求及背后的利益团体提出一亿泰铢的赔偿。播求为此一度削发为僧来躲避,泰国总理秘书也介入纠纷,个中波澜壮阔堪比小说情节。千招用尽后,播求终于摆脱波帕姆控制,从此绝口不提伤病,在商业赛场风生水起,赚得盆满钵满。播求出走事件震动泰国拳坛,动摇了泰拳的传统体系,很多拳馆大佬都摇头——“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

其二,搏击最顶级运动员拿走90%以上的市场价值。梅威瑟单场拳酬按亿计,而且是美金。这样级别的拳手全世界只有2人,剩下的人只能充当人肉背景,一场比赛几百美金的情况并不罕见。如此不公平的分配导致头部拳手议价能力极强。随着商业价值的增加,明星拳手和经纪公司时刻在利益博弈,从把酒言欢到拔枪指头或许只在一夜间。

而当大家以为拳坛宫斗戏接近尾声的时候,另一位中国拳击名将裘晓君又搞了个大新闻。6月9日裘晓君以个人名义召开媒体见面会,向拳威四海公司提出辞职。通过第三方媒体才知道“被分手”的拳威四海公司随后公开2016年6月与裘晓君签订长达五年的不可撤销合同,“期待裘晓君尽快与公司进行诚恳、务实的沟通,消除分歧,继续向更高目标迈进。”

搏击经纪的专业性非常强,撕逼单飞后得到的不一定是荣华富贵。2米13的肌肉巨人董建军签约北京盛华国际武术俱乐部后,被认为是下一个搏击“姚明”。2013年律师乔治-加列戈斯看到董建军的商业潜力,帮他违约转投金童霍亚的推广公司,赴美征战职业拳坛。

“金钱会让人变得理性,非常理性。商业规则是一个双向学习的过程,撕逼无法带来双赢,找到拳手和经纪公司的新利益平衡点就能迎来双赢时代。”

生意场上,不管年纪是否超龄,不管手段是否卑劣,人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永远跟着钱走。在
“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 之间,还是先来谈谈钱吧。

笔者有两点不成熟的小预测。

找到拳手和经纪公司的新利益平衡点就能迎来双赢时代。到那时,撕逼就会变成尤为低级无趣的事情,“有话好好说”
将替代檄文和新闻发布会,毕竟这是生意。

3、未来搏击明星和经纪公司会是什么关系?

由此可见,巨大的商业价值势必带来传统关系和利益纽带的转变。邹市明带动拳击商业价值的提升,导致迎来利益博弈的新阶段,这也是为何近来扎堆搞单飞大新闻的原因所在。